活着比什么都好

发布时间: 2019-08-24 19:41:10 来源: 月光文章网 栏目: 短篇小说 点击: 394

讨老婆只要我喜欢就行,管他北妹还是鬼妹?大哥实在是狗拿耗子了。 一 这女人身上八成是涂了强力胶,她赤裸的身子一溜进被窝就把猴子牢牢地粘住了。接下来的情节嘛,男人都想象得出。两具滚烫的躯体一擦就烈焰腾空,一种似虚似幻的音符便漫天飘起来,弥散成一支浓稠的

活着比什么都好

  讨老婆只要我喜欢就行,管他北妹还是鬼妹?大哥实在是狗拿耗子了。

  一

  这女人身上八成是涂了强力胶,她赤裸的身子一溜进被窝就把猴子牢牢地粘住了。接下来的情节嘛,男人都想象得出。两具滚烫的躯体一擦就烈焰腾空,一种似虚似幻的音符便漫天飘起来,弥散成一支浓稠的天籁,心中的地火在强力挤压下找到一个出口喷薄而出,一切又渐渐复归平静。猴子就觉得自己躺在温柔的水面漂浮,毛孔舒张,周身通泰。

  突然,他似乎有了尿急的感觉,一翻身,醒了,一摸下身,内裤湿漉漉粘乎乎的,哈哈,原来他猴子做了一场春梦。

  下床进了卫生间,很响亮地撒了泡尿,又脱下脏短裤,冲洗了身子,然后光溜溜地重新上床,慢慢回味刚才梦中的美妙。然后,他心中开始躁动空虚,睡意不知跑到哪去了。他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才一点多点点。于是,他抓起了枕下的手机,拨了个号。电话响了六声的时候,懒虫那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  “谁呀?”“懒虫,是我呀。”“猴子,捣什么鬼?还让不让人睡觉?”“睡觉?”猴子忍不住乐了,“你怎么睡觉了?哎,我刚才做了个好梦。”“发财了,还是当皇帝了?”“梦见与一个女人做爱,那滋味,啧啧……”“做春梦,哈哈……”懒虫笑起来,同时他身边也有女人的声音。

  “懒虫,你在玩女人吧?”“嘿嘿……我要说拜拜了。”“慢,把你的女人带上,我请你吃宵夜。”“好吧,干脆叫上酒鬼,那才有意思。”“你给他打电话吧,川味大排档见。”猴子下床打开柜子,找出衣裤穿好,哼着小调出门了。

  二

  猴子赶到川味大排档的时候,懒虫和酒鬼早来了,他们身边均坐了一个女郎,令猴子有些恼怒和不解的是,坐在懒虫身边的女孩居然是他的堂妹点点。于是心里道,莫非刚才和懒虫睡在床上的女孩就是点点,他们是什么时候搞上的?点点怎么看上这个穷酸北佬?但转念一想,又暗自笑了,什么北佬,自己还跟他称兄道弟呢。

  “我来介绍一下。”酒鬼闪着他那绿豆眼,指着身边的女孩说,“这是我的女友,冰冰小姐。”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今年好像换了三任女友了。”猴子有些刻薄地说。

  “生命在于运动嘛。”酒鬼并不生气,对冰冰说,“别听他的,他是广州第一乌鸦嘴。”“我才不介意呢。”冰冰抬着玉臂,掠了一下罩住眼眉的金黄色头发,那动作特酷。

  他们调笑间,懒虫和点点已叫好了酒菜,他们不用杯子,而是抓起瓶子对着嘴灌。他们瞧不起那些细斟慢饮的谦谦君子,吃饭喝酒是自己的事,不是吃给别人看的,干嘛要受那么多约束?所以,他们聚会吃饭从不进酒店,而是喜欢大排档这份自在和自然。

  “唉,真没劲。”喝了一瓶酒,猴子唉声叹气起来。酒鬼瞪他一眼,说道:“既然没劲,干嘛把我们叫来?”“我以为你们和我一样独守空房做春梦,谁知你们成双成对,剩下我一个孤孤单单做王老五,惨不惨?”酒鬼正要说什么,但他突然止住了,用手捅了捅猴子,向他使眼色努嘴。猴子有些恼怒,拍了他一掌。

  “你是基佬,还是同志?在我身上摸摸捏捏有什么意思?”“好心没好报!”酒鬼嘟哝了一句,用手指了指猴子的左边,“你看嘛。”猴子循着酒鬼指的方向望去,他看见了一个靓女的侧影。那女孩独自一人坐在桌边,拿了听罐装啤酒慢慢用吸管吮吸,但桌上没有菜。猴子看得有些入迷:真是个靓妹哦!“把她叫过来,我就凑成双。”酒鬼怂恿地说。

  “这……”猴子有些踌躇,“谁知道她是不是那样的女人?”“不是那样的女人才有意思嘛,找‘鸡’还不知道去发廊,去小巷拉‘企街女’。”“算了吧,我不想了。”“要不要给你买伟哥?”酒鬼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,引得在场的人都笑了。猴子的脸有些挂不住,呼地站了起来,走到了那靓女对面坐了下来。他绽开笑脸,很绅士般地望着靓女。

  “小姐,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?”“怎么啦?”靓女抬头冷冷地说,“先生是不是想请我的客?”“正是,不知小姐肯不肯赏脸。”“可我不是你所需要的人。”“看你想到哪去了。我只请你喝酒,并没别的企图。”猴子指了指懒鬼他们,说,“少了个人,请你过去凑个伴儿。”“嗯,也是,人家成双结对,只有你形单影只,怪可怜的,本小姐成全你。”靓女真的站起来,跟猴子走了过去,挨着猴子坐下来。猴子忙不迭地把在座的人一一介绍给她。

  “他叫懒虫,是个作家。”“见笑,是卖文换钱的自由撰稿人。”“她叫点点,我的堂妹。”点点只点点头,笑笑作答。

  “他叫酒鬼,炒股高手。”“可惜没赚什么钱。”酒鬼谦逊地欠了欠身,拍着冰冰向靓女作了介绍说,“靓女,我们怎么称呼你?”“我嘛。”靓女笑了,“我叫猫咪,广告人,祖籍江西,大专文化,芳龄二十又二……”猫咪把大家逗笑了,一齐举起酒瓶拼命喝。

  三

  猴子的父母去世了,他是家中的最小的儿子,兄长成了家,姐姐出嫁了,他便成了快乐的“孤家寡人”。

  猴子也上过大学,毕业后分配在一家企业上班,但企业效益不好,便自动下岗。

  如今在两家私营公司做兼职,不用坐班,优哉游哉赛过神仙。他有一幢四层的楼房,是分得父母的遗产,是广州城中村那种普遍的“接吻楼”。他住在光线较好的四楼,其余三层出租,一月坐收数千元租金,同时还兼有村里的股份分红,所以他不缺钱花。哥们聚会也喜欢选在他家,上无天管下无地管,自在放任。#p#分页标题#e#

  今天是懒虫的生日,酒鬼建议搞AA制,到猴子家来聚会,给他祝生。

  猴子找出那天晚上猫咪给他的名片,打了她的传呼,不一会她便复机了。

  “喂,猫咪小姐吗?”“我是猫咪,请问你是谁呀?”“我是猴子呀。”“哦,想起来了,是不是又少了个人,请我凑个伴儿。”“还让你猜对了。猫咪,是这样的,我的朋友,哦,就是那个叫懒虫的作家,他今天生日,我们为他祝生,你能来一下吧?”“好啊,我正愁没地方吃饭呢。可是,我找不到啊。”“你现在哪?”“我正在体育中心。”“别动,我骑车来接你。”猴子骑上他的本田王到天河体育中心,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到猫咪,两人回到家里,把场面摆好,等懒虫他们来。

  不一会,人陆陆续续来了。各人都带来自己的食品和礼物,酒鬼别出心裁地叫人扛来了四件罐装啤酒,加上其他的朋友,总共来了十六个人,刚好凑齐两桌。

  喝酒,吃蛋糕,跳舞,唱卡拉OK,一直闹到大半夜才作鸟兽散。

  人走了,就剩下猴子和猫咪。猴子说:“我送你回去吧。”“再坐会吧。”猫咪说。

  “你是成心叫我犯错误吧。”“你不至于这么坏吧。”“但好人有时也干坏事的。”“那,我干脆不走了。”猫咪坐在沙发上,望着猴子说,“哎,我看你也够帅的,怎么叫猴子呢?”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小时候,我们这里可不是这样的城中村,而是一大片果园,我爬树特别灵敏,常常偷人家的果子吃,因而得了这个雅号。”“我也是,猫咪这个绰号也是这样来的。”“两个会爬树的动物在一起,嘿……”“你这个人挺有意思的。”“什么意思?可我觉得没意思透了。”“猴子,如果你觉得没什么不妥的话,我真的不走了。”“那就不走吧,我也想有个女人陪我。”猴子上前抱住了她,猫咪很温顺地伏在他怀里真的像只猫咪。他捧起她的脸,想吻她,她眯着眼,微张双唇渴望地等待。但就在这一瞬间他惊呆了,猫咪与他不久前那个春梦中与他做爱的女孩几乎一模一样。他激动起来,兴奋得差点要跳起来。

  “猫咪,我认识你,见过你。”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猴子便把他做过的梦说给猫咪听,猫咪眨巴着双眼真像一个猫咪,她似信非信地说真有这么回事?猴子就发誓赌咒说我绝对不骗人,我猴子虽然玩世不恭但从来不骗女孩子。猫咪很感动,抱紧了猴子说那更说明我们有缘分。猴子有些急切地想要猫咪,猫咪推开了他。

  “我们应该先去冲个凉。”“好,先冲凉。”猴子双臂一使劲,把猫咪拦腰抱起来,一同进了浴室,不一会,双双赤裸着,猴子抱着猫咪进了卧室,把她轻轻地放到床上,他便眯双眼,有滋有味地打量这具实实在在的女人躯体。猫咪脸一红,扯过被子盖住了身子,猴子一笑,上床钻进了被子。哇,猫咪身上八成是涂了强力胶,猴子一上床就被牢牢地粘住了,那情景,包括每一个细节,都跟那场春梦丝毫不差。猴子雄风大振,把爱做得尽善尽美痛快淋漓。他心中在不断嘀咕,梦中的女人,此刻怎么躺在自己身下叫唤了呢……“猴子,你真做过那样的梦?”风平浪静后,猫咪伏在猴子胸脯上问。

  “真的,我不是个随随便便勾引女孩子上床的花花公子。”“我好高兴,真的,猴子,我那晚一见到你,就觉得你是个我可以接受的男人,心灵似乎与你有某种默契。”“猫咪,我好像有那么一种感觉了。”“什么感觉?还想要一次?”“不,我是说爱情的感觉。”“那么,我们试着谈谈吧。”说着说着,时钟就敲响了五声……

  四

  猴子与猫咪挽着手在散步,猫咪幸福地把头靠在他肩上,路灯打在他们身上,一切都显得安详祥和。

  “猫咪,你说奇怪不。”猴子说,“那个懒虫,就是戴眼镜那个自由撰稿人,他租了我叔叔家的房子住,竟然把我的堂妹勾引上了床。我叔叔竟然逼着懒虫娶了点点。”“真有这回事,那懒虫好像不是广州人。”“他是黄土高原来的。”“很好,远亲结合,有杂交优势,他们生下的孩子一定很聪明。”“那我们呢?”“去你的!”猫咪擂了他一拳,“我什么时候说过嫁你,给你生孩子啦?”这时,一辆崭新的轿车在他们面前猛地停住了。驾驶座的玻璃窗开了,酒鬼伸出头来,很有气地给他们打招呼。

  “酒鬼,这些日子死到哪去了?怎么手机打不通,打传呼又不复机?”猴子骂道。

  “我这几个月在封闭修炼。你看,这车还不错吧?”酒鬼一脸得意地说。

  “你真的发了?”“上车再说吧。”猴子拉着猫咪上了车,拍了拍酒鬼的肩。

  “去哪啊?”“懒虫请客,雄狮酒店宵夜去。”“请什么客?”“你天天呆在广州还不知道?他的三十集电视剧被香港一家公司投拍了,得了三十万元的稿酬,正忙着按揭买房结婚呢。”“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呢。”“你是重色轻友吧。”酒鬼不怀好意地望了猫咪一眼,嘿嘿笑了,“你还没谢我这个大媒人呢。”猴子有些不好意思,自从与猫咪谈恋爱以来,他迷醉在爱河里,确实很少与昔日那帮哥们疯玩狂闹了。受猫咪的影响正正经经找了份工作,一忙就没空玩了。

  “你这车是水货吧。”猴子巧妙地转移了话题。

  “放你妈个屁。”酒鬼骂道,“丢你的,我酒鬼是用水货的人吗?”“那就是抢来的偷来的。”“实话告诉你吧,我近来小发了一笔。去年换套住的,那几十万近来一路疯涨,丢那妈,一家伙赚了200万哪。”“真还有这么回事?”“我骗你干嘛,这车总不会骗人嘛,整整50万买来的哪。猴子,上什么鸟班,跟我炒股去,到牛市打个滚,票子涨破你的腰包。”说话间,来到了雄狮酒店,酒鬼把车停在停车场,给了保安20元看管费,要了牌便往里走。懒虫和点点已站在大堂门口迎候了。#p#分页标题#e#

  宵完夜出来,猴子没同他们一起走,而是继续与猫咪步行回家,反正明天不上班,可以睡懒觉。猫咪此刻没有来的时候那么开心了,似乎有什么心事。

  “猫咪,还生我的气吗?”“猴子,我们又不是入不起股,你不应该拒绝他们的。”猴子笑了。刚才吃夜宵的时候,懒虫说他想注册办个什么文化传播公司,肯定赚大钱,他游说酒鬼和猴子入伙。酒鬼财大气粗,答应投资10万,只占股,但不参与经营,他是放不下他的股票。而猴子却死不松口,他没这份兴趣。他说当什么老板,现在这样不是过得挺不错吗,发财就那么重要?想到这里,他挽住猫咪的柔腰,轻声劝她。

  “别信他们瞎起哄,他们那点本事我还不知道,即使办公司,也没必要跟他们合作嘛。”“那,我们自己干。”“我的好猫咪,别老是想那些身外之物好不好。说不定钱多了,花钱就不是我们一起花了,真的,我实在没那个兴趣。”猫咪不吭声了,陷入了一场很长的沉默。街上的车还很多,整座广州城越来越这样了,一天24小时,每秒钟都充满躁动……

  五

  这是一个星期天的早上,猫咪要去与一家广告客户约会,早餐没吃就走了。猴子感到空虚无聊,不知怎么打发这漫长的一天。于是,他去了书房,想上网聊天找点乐趣。可才打开电脑,还没进聊天室,电话却响了。是叔叔叫他过去商量点点与懒虫的婚事。

  丢那妈,这条懒虫,这个死北佬,不知交了什么运,几乎成了他们家族的红太阳。尤其是办了文化公司之后,在家族里的地位更举足轻重了。这家伙真是吉星高照,因为他干了好几年的自由撰稿,对市场,对读者口味摸得准,开业以来就狠发了一笔,近来又与一些出版单位联系合作,涉足出版业了,据说他前不久策划出版的一本什么书卖火卖爆了,一家伙就赚了百多万。叔叔急于催他与点点结婚,肯定是怕夜长梦多,男人发达了就出麻烦。

  猴子懒洋洋地出门,懒洋洋地在城中村的小巷里穿行。他对这个家庭会议提不起兴趣,他在兄弟之中是最小的,轮不上他发言拍板,只不过,他好歹也是家族中的惟一一个大学毕业生。他到叔叔家的时候,全家族老少都到齐了,大哥见他这一副没生气的样子,就训斥开了。

  “是没吃饭吗?你看什么时候了?”“我接到电话还没起床嘛。”猴子仍懒洋洋地坐下来,点点就给他倒了茶,他瞥了点点一眼,她那纤细的腰身变粗了,八成是有了身孕。好,一个杂交的聪明家伙即将降世!想到这里,他独自乐了。

  懒虫去上海出差了,所以未能来开会,但他走时留下话,不管怎样决定他都没意见。

  大家就婚礼规格,婚礼时间,宴请范围,设宴地点,如何陪嫁等事宜作了一番商讨,最后由一长者拍板定案,就等待开饭。这时,大哥盯着猴子开口了,他的口气很不友好:“小弟,你还与那北妹来往?”“我们同居了,怎么不来往?”“你,你怎么这么不争气?我说过多少回了,你为什么总当耳旁风?”“什么北妹北妹的,她叫猫咪,是我的女朋友,未婚妻!”“猴子,”叔叔也给大哥帮腔了,“你好歹也是个大学生,也一表人才,为什么偏要找那么个北妹呢?你知道吗?北妹不可靠啊!”“北妹不可靠,北佬就可靠吗?”“你……”大哥涨红了脸,“你怎么可以这样和叔叔讲话?”“可我讲的是实话。”猴子针锋相对寸步不让,“点点嫁懒虫,你们兴师动众,生怕别人不要;我爱猫咪又有什么罪过,你们总是百般刁难,这样做公平吗?”“点点是嫁人,你是娶老婆,性质不一样。”“那我就算嫁给猫咪好了。”“你……”大哥抬手要打他,“你反了是不是?有本事你也去办公司,去出息。你要当得懒虫一半出息,你娶狐狸精我们也不干涉。”猴子缄默了,他懒得与他们去争,坐了一会,他就走了。哥哥最后那句话刺伤了他的心,男人不出息,什么事也办不成,即使在别人身上是天大的好事,落到你头上就成了大逆不道。那么,出息又是什么?就是钱?有了钱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。他气恼地骑上自己的本田王上了高速公路,加足马力飞飙,风在耳际呼啸,血在胸中翻涌,他猛地觉得自己身上已腾出一股豪气——他要与懒虫比个高下……天渐渐黑下来,猫咪打他的手机的时候,他才回家。一进门,他就抱住了猫咪,又亲又吻,反反复复地说:“猫咪,我爱你,这辈子就爱你一个,猫咪,我的小猫咪……”“你发烧了吧?”猫咪拭了拭他的额头,“怎么尽说胡话。”“不,我没说胡话。”猴子说,“我想好了,猫咪,我们也开一家公司吧,我们也发点财给人看看。”“你……猴子,你怎么啦?”猴子这才冷静下来,悲悲切切地诉说了今天的遭遇。猫咪听了也动情了,与猴子抱头哭了一场,尔后抬头为猴子擦了把泪,宽慰他说:“猴子,别冲动好不好,冲动是办不好任何事情的。真的,我很爱你,这生这世注定离不开你了。不过,我现在也想通了,不想去办公司了。做老板风光,可不一定人人都当得好老板的。有办公司发财的,也有当老板跳楼的。人家去发他的财,我们过我们的日子,把班上好,把该做的事做完满,其实也很好,真的很好,猴子,我是这样想的。”“猫咪……我们结婚吧……”“猴子,我答应你。尽管到现在为止,我还没认真想过是否跟你结婚,但你确实感动了我,真的,猴子,我答应你……”“不,不,“猴子有些语无伦次地又否定了自己的话,”不能这样结婚,你跟了我会受委屈的。我要风风光光地举行婚礼,把你娶进门,我要让你过得不比点点差……“”猴子,别这么说了。“猫咪一头扎进猴子怀里抽噎起来,”“你怎么这么傻呢?我们结婚是过我们的日子,又不是给别人看的。我什么都不需要,只要你爱我就够了。我们发挥杂交优势,给你生个小猴子。”“不,我要个小猫咪。”“那就生个双胞胎,一个小猴子,一个小猫咪……”“猫咪,我们走!”“去哪?”“去川味大排档,到我们相识的地方吃饭去!”#p#分页标题#e#

  六

  猴子在婚事上又一次与大哥发生了冲突。他赌气与猫咪领了结婚证,把房子钥匙扔给大哥,带着猫咪另租了套房子筑起了爱巢。

  亲情毕竟是割舍不了的,僵持了半年,大哥、大嫂、二哥及姐姐,叔叔先后请他搬回去住。他们已认可了猴子与猫咪的婚事,并一致承认猫咪是个好女孩,因为猴子结婚后就变得上进了,工作干得也好起来。

  猫咪劝猴子见好就收,还是回去。

  小两口回来这天,全家像过年一样热闹,首先摆了个家庭宴会,叔叔代表家族郑重宣布:择个黄道吉日,以懒虫和点点婚礼的规格,为猴子猫咪补办婚礼。

  重新回到了阔别半年的祖屋,猴子、猫咪都有些百感交集。是夜,他俩很投入地做爱,说情话,猴子说他们总不至于是虚情假意吧?猫咪说不会的,亲情是无虚假的。猴子说猫咪呀我终于明白了,受人尊重并不一定要发财。猫咪眨巴着双眼问,那受人尊重的根源是什么?猴子抱住了猫咪,不吭声……猫咪和猴子举行婚礼后的第十天,懒虫出事了。他的公司盗版了大量的畅销和淫秽出版物,警方查封了他的公司和财产,把他也抓进了班房。害得点点腆着个快临产的大肚子,四处花钱请人说情。

  第二天,深圳又传来消息,酒鬼发生了车祸,他与女友当场身亡。

  猴子得到消息,便给猫咪打电话,说:“猫咪,我马上要去一趟深圳。”“去深圳干什么?”“哦,酒鬼死了,我要去看看。”“他怎么死了呢?”“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“我也去。酒鬼这个人混是混,但还是够义气的。”“那好吧,我等你,快点赶回来,我们一起走。”猴子简单收拾了一下,猫咪就急匆匆地回来了。两个什么也没多说就下楼出了小巷,来到了大街上。

  “坐火车还是赶高速汽车?”猴子问。

  “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笨?还赶什么车?快拦的士吧,这个时候只图赶时间,花几个钱心痛什么?”猴子没再说什么,伸手向马路乱摇,一辆红色的士吱的一声停在他脚边,他拉开车门,让猫咪坐进去,然后自己也进去。一坐下就催司机,大佬,快,去深圳,越快越好……赶到深圳,才知道酒鬼死得很惨。他驾着汽车可能想回广州为懒虫活动,但因车速过快,方向有些失灵了,不知怎么就撞上了一辆同样在疾驰的大客车,他的车子硬生生地钻进了客车的肚子里,他与女友当场身亡,酒鬼的面部几乎成了肉浆看不到五官了。奇怪的是,客车上的几十名乘客只是受了点惊吓,无一伤亡。

  猴子和猫咪没有看到酒鬼的遗体,只看到那辆撞得面目全非的轿车。因为酒鬼和他女友的遗体已放到殡仪馆冷藏了起来,要等事故处理完了才火化。

  是夜,猴子和猫咪住在一家三星级宾馆的夫妻间里,猫咪有些神态幽幽地叹息:“酒鬼什么也不要了,包括他的女人他的股票,他的百万家产。”“是啊,”猴子接过话题,也一脸严肃地说,“活着很好,比什么都好。”这一夜,他们没做爱,也没说情话,而是默默地对视了大半夜。在这对视中,他们突然发现彼此瞳仁里人影好像长大了。

本文标题: 活着比什么都好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ychwg.com/xiaoshuo/duanpianxiaoshuo/201788.html

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

  •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  • 微信扫一扫赞助
  •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
    声明:凡注明"本站原创"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,版权均属月光文章网所有,欢迎转载,但务请注明出处。
    红色的女猎神毫不相干的生活
   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