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月,荷塘有花讯

打从那年广昌赏荷之后,我就再也没有看过荷花了。 江西广昌,自古就是中国莲子之乡。只要有一泓水的地方,那儿就是莲池,就能领略荷叶的风韵,荷花的娇美。 美在我的记忆里。近在脚下的荷叶与荷花,由里向外倾泻,无尽无际地流向天边。青山的坳口处,若不是那盏盏荷花 ...

兰桡荷花别样红

兰桡,小舟也。这么一个生疏的名字,就出现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公园的门楣上,公园的全称是兰桡湖公园。好在公园的设计者,把宋代诗人欧阳修的《采桑子》和唐代诗人温庭筠的《莲花》,书写在公园大门两侧的石板上,字里行间都有兰桡的描述。好像是再向游人解释,公园的名 ...

我的草原,我的河

躺在松茸茸的草地上,遐想白云后面有许许多多故事,要不苍天不会把美景都抛洒在呼伦贝尔这一方草原。那云儿飞,草亦飞,花儿也在飞,我不知道是谁恋着谁。 一只风头白灵趋步到我身旁,头顶着花缨子,眨着温馨的眼睛似乎要向我说什么,说什么呢?莫非它就是青鸾?要给我 ...

何处合成愁,离人心上秋

人生有许多无助与凄美的瞬间,是一夜秋风的悲歌。 站在细雨纷飞的街头,看梧桐树叶在秋风秋雨中如折翅的蝶翼纷纷坠落,铺满阶前的小径,内心深处忽然有了一丝隐隐的疼痛,为片片落叶的哀伤,为曾经葱茏的过往。就那么无端地想起这样一句话:“以前那些说过永不分离的人 ...

陌上长歌,与子同矜

着我汉家衣裳,兴我礼仪之邦。陌上长歌,与子同矜。 ——汉家衣冠 这几日,稀稀朗朗的日光,零零散散的凉。慵懒像刚刚探出茧的蚕,从我的体内悄然钻了出来,嫩嫩的颓,宛如浮在一汪长满萍的湖中。 慵懒地躺在床上,半掩着眸子,戴上耳机,随意切换了首歌,“我愿重回大 ...

天涯何处无芳草,芳草傲然在墙角

我们常常只观赏盆栽里的鲜花,庭院里的蓓蕾,被他们的美丽芳华所打动,却忽略了墙角、沟渠、草丛里的那些野草闲花,其实它们在这个季节也很馨香也很美丽。 我们不是缺少美,只是缺少对美的发现。路边、河边、沟渠,甚至没人经过的地方都有它们绽放的风采。它们不分年月 ...

长者的话语重心长

好多年过去了,我记得老部队大院里那一排长得茂密的香樟树,那年深秋,秋爽怡人,军营内桂花飘香,树荫遮掩着营区小道,桂花飘絮中裹着浓浓诗意,清晨,随着参谋长一声口令,齐步走,机关出操了,“向前、向前、我们的队伍像太阳,脚踏着祖国的大地……”歌声嘹亮响彻 ...

地瓜的味道

晚上跟家人去了一家小餐馆奢侈,要了六道菜。有两道菜很是亲切:一道肉末粉条,一道“忆苦思甜”。 肉末粉条辣味十足,正合我和妻子的口味;“忆苦思甜”其实不是菜,是纯地瓜干面做的窝窝头,每个小的像一头蒜,不到半分钟,这忆苦思甜在碟子里被亲切的一干二净。 我 ...

守着两个人的相爱

夜晚,微风,安静的坐在电脑前,十指轻轻的落在键盘上。 一句心语,一份爱意,无论多少字句也写不尽沉淀在心底的牵挂。 我想你了,此时此刻,能表达的也只有这句对于恋人来说最为普通的一句话。曾经说过要爱完这辈子,我相信我们都能做到,如果命运可以订做,我想我还 ...

那些藏在愧疚里的爱

1. 那天的风有点大,枝条横扫的样子,像女儿七岁时练的毛笔字。她的心,莫名地抽一下。 倒墨、铺纸、握笔、悬腕,女儿望着白白的宣纸,踌躇着、轻颤着,一笔下去,位置偏了,笔画斜了,渗水后的样子像肿胀的毛毛虫。她的情绪,浇了火的油一般,“腾”的一下,窜出烈焰 ...

雨打梨花深闭门

雨打梨花深闭门 窗外的雨欲语还休的飘落着,这里不是江南,却有着江南古典的瓦檐,黛色的瓦被雨水滋润越发的古朴而厚重了,窗外那棵梨花带着雨露不染尘埃的悄然开放了,微风细细的拂过,似有还无的幽香顺着窗的缝隙钻进来,跌落我桌前的砚台,提笔落下的文字便满满的都 ...

乘桴浮于海

生在缺水的华北大平原,打小儿就对广阔的水面有着特殊的感情,以至于喜欢养鱼,喜欢水鸟,喜欢芦苇荷花,喜欢游泳,喜欢游山玩水,进而喜欢读有关水乡或者海岛故事的文章,尤其喜欢能自由飘荡于水面上的船舶,向往苏子“驾一叶之扁舟”“纵一苇之所如”的旷达生活,并 ...

蝶的欢好

时常记得小时候,在故乡老宅的院子里,当凤仙花、榆叶梅、月季和火红的石榴花开了的时候,总会招惹来众多的爱慕者,它们就是勤劳的小蜜蜂和优雅的舞者蝶们。特别欣赏哪些舞姿翩然的花蝴蝶们,它们的品种繁多、色彩各异。为了追寻花儿的芳踪,它们有的三五成群,有的成 ...

把心放飞浪琴湾

不知是10多年前的错过,还是当时忙于军事记者的采访与写作,浪琴湾在我的脑海里只是一个地名的记忆,一个在军旅生涯中错过的海湾之一。 今年五一节前两天,不知是海的呼唤、云的招手,还是“DreamFly”飞行文化节在浪琴湾举行的吸引,让我注定与浪琴湾牵手,把心灵放飞 ...

岁月温良,一纸绿芜的安怡

维夏不远的那一段时光,心头一抹绿意,逆袭了命运,倔强地生长。曾经兜兜转转的缘分,走不出一束记忆的辰光。 车水马龙的生活,纷踏着安宁的心,一根长线,挑起山水两端的思念。夏花绚烂的事,因一个人,绣上精巧粉嫩的花边。经历的人事,我们无法把每一个结局都书写完 ...

走进皇村叶卡捷琳娜宫

中午吃好午餐,导游带我们参观叶卡捷琳娜宫,参观叶卡捷琳娜宫是一项自费游览节目,票价600元(人民币),旅游团中大部分游客表示一定要去,目睹俄罗斯女皇宫殿的神秘色彩。 一 叶卡捷琳娜宫位于圣彼得堡郊区,始建于十八世纪。此处原为“萨丽”庄园,1717年彼得一世为 ...

愿世间所有深情终被温柔以待

我是一个在爱情里独来独往的人,很难去喜欢一个人,或许是因为担心某天会失去对方,亦或许是因为害怕失去以后无法忘记。心,仅此那么一颗,一旦破碎了,就再也拼凑不起来。 爱情这东西很迷人,但也随时伤人于无形之中,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很好地拿捏。你握得太紧,会 ...

你好,时光

时光清浅,岁月几度?十月,已走过寂凉,悄然远去。这段菲薄的光阴,翠绿纤瘦,萧瑟满怀,浓墨了浅淡的秋光。 ——题记 最近,闲暇的时候,总爱静坐阳台,看温顺的秋阳,缓缓透过窗子,斜照下来,斑驳几点记忆,滋长几缕遐思。待天光晴碧,来了兴致,我也会倒上一杯水 ...

秋景里的那一份心思一年

今夜,是我和你分手的日子,——在许多得失点唱那首人生流浪歌。我知道,在歌声的节奏里和旋律中,我们的心意见漂泊着千山万水。已经在疲惫中万千感叹,已经在浓烈的酒味里苦涩,——在只好中一次次地留恋和记住你。相处,都有许多遗憾和理由。相处,都有许多种的说法 ...

月光,我的爱人

独倚轩窗,霞光敛去,月色驱赶着夕阳下最后一丝余晖如约而至。久年的独处让我深刻体会了一个人生活的不易,寂寞如斯,魂断如织。皎洁的月光如水一样的清辉洒在脸上,宛若远方的爱人用温柔的指尖慰籍我眸底一寸寸哀伤。有道是,新月如佳人,出海初弄色。这轮月,更似多 ...

柳树的悄悄话

门前有几棵柳树,会说话,而且记忆力惊人,像谁当初为自己挖坑安的家,谁常常浇的水,谁为自己修剪的枝,这种事,几十年后,都记得;没事的时候,他们经常凑在一起讲故事。 这天夜里,天气闷热,几棵柳树聚到一起,又说起了悄悄话…… “柳妹妹,真羡慕你,今天又有那 ...

不知道,天堂里有没有父亲节

尘世间,总有许多萦绕在心头的思绪在风云变幻中逐渐散落成声声叹息。此刻,华灯初上,灯火阑珊,窗外无风,也无雨,可我透过夜色分明聆听到了尘世外的幽幽雨声。我不知道天堂里有没有父亲节,我只知道,自从父亲离去后我的悲伤早已逆流成河,思念总在风来雨往中不停地 ...

天堂寨,独霸江淮两重天

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很简单,让毫无牵挂的心跟着旅途轻松地走就行了。端午节放假的前夜,几个朋友在一起吃夜摊,说三天假期怎么过?就有人提议来一次旅行。往哪去?却谁也说不上来,正困惑时,听一个同学说,安徽有个天堂寨不错。齐声说,那就它了,天堂寨,明天七点准 ...

在你的目光中抚摸你的伤口

有多少梦寐以求,都让所有的感动都在光和水中余音漫溢。 我,牢牢地记住了每一个的最初,目睹着那些得失。 感触的风流,就在阳光下默默地抚摸着你的那一道伤口。 抚摸着天地间的那一幅最美的图案。 ——希望在风和雨的呓语中留下爱和恨。 希望在得与失的叮咛里打开了真 ...

印象马船

在福建省马尾造船股份有限公司采访了七天,听到了许多感人的故事,认识了很多真诚的笑脸,了解了福建的船政文化,感受了马船铿锵前进的脚步。当然还有一些细节,同样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。? 安全管理无小事 走进历经150年沧桑历史的福建马尾造船厂,基本搬空了的厂 ...

Top